歡迎訪問張掖政法網,今天是 2022年06月09日 星期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學研究

解除合同 這些要“典”須知曉

來源:人民法院報 責任編輯:高睿蔓 發布時間:2021-12-29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導讀


社會生活中,人們為了合作或交易,往往需要簽訂各種各樣的合同。然而,現實中往往由于經營沒有依約開展,或出資不到位等原因,使得合同無法繼續履行。在當事人需要時,就涉及到合同解除權的行使。我國民法典對合同解除權的行使主體、行使方式和期限、法律效力等均作了明確規定,為平等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社會和經濟秩序穩定,提供了法律依據。


近期,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惠州市大亞灣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分別就審理的冉某訴李某合伙合同糾紛案、方某訴張某房屋租賃合同糾紛案、穆某訴姚某股權轉讓合同糾紛案進行剖析,通過以案釋法,梳理了民法典中關于合同解除權行使的相關規定,為司法實踐中類似案件的審理提供參考借鑒。


不定期合伙合同可隨時解除


2019年3月8日,冉某和李某經協商后,冉某出資2萬元入股李某經營的腸粉店,并向李某轉賬支付了2萬元,由李某負責腸粉店的日常經營。從2019年3月26日起,因李某未依約開展經營活動,冉某多次與李某協商腸粉店退股事宜,李某通過微信表示同意。截至2020年3月16日,李某已向冉某退回腸粉店投資款4900元,但仍有15100元未退回。經冉某多次催促,李某均置之不理。冉某遂向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李某返還尚欠的投資款。


李某辯稱,其與冉某屬合伙關系,雙方應當利潤共享、風險共擔。合伙期間未經清算,不應認定為已達成退伙協議。經過其初步核算,腸粉店在雙方合作期間處于虧損狀態,冉某應分擔虧損,其不應向冉某退還剩余合伙款項。


法院經審理認為,冉某與李某未約定合伙期限,應視為不定期合伙,冉某可以隨時解除合伙合同。冉某提出解除合伙合同,李某表示同意,并已通過微信、支付寶陸續向原告退還投資款4900元。因此,冉某與李某已達成解除合伙合同的一致意見,合伙合同應予解除。至于李某提出的經營虧損問題,其作為腸粉店實際經營者,未能提交證據證明合作項目已實際開展,法院認定合伙腸粉店未實際經營,且不存在對外債務,因此冉某無須分擔經營虧損。判決解除雙方合伙合同,李某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退還冉某15100元。


法官講法典


合伙合同的規定較為寬松


本案當事人訂立的是未約定期限的合伙合同。民法通則、司法解釋對如何處理不定期合伙的退伙問題規定較為模糊,而民法典第九百七十六條對此作了明確規定:“合伙人對合伙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合伙人可以隨時解除不定期合伙合同,但是應當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其他合伙人?!贝送?,民法通則對個人合伙的規定更為嚴格,要求合伙人必須共同出資、經營和勞動,民法典第九百七十條對此則作了更為寬松的規定:“合伙事務由全體合伙人共同執行。按照合伙合同的約定或者全體合伙人的決定,可以委托一個或者數個合伙人執行合伙事務”,不再強調合伙人必須共同經營、勞動。


本案中,冉某未參與共同經營及勞動。受托執行合伙事務的另一合伙人李某未按合伙合同約定開展合伙業務,導致冉某不能實現合伙合同目的。在合伙項目對外無欠債的情況下,冉某請求具體執行合伙事務、保管合伙財產的李某返還合伙投資款應予支持。


違約方不能隨意解除合同


張某將位于惠州市大亞灣區的房屋出租給方某使用。租賃合同約定,租期為3年,自2020年7月1日起至2023年6月30日止,月租金為1650元。房屋及設施損壞時,如非方某過失造成,由張某負責修復并承擔費用。租房期間,方某發現房屋的床墊破損厲害,要求張某更換,張某向方某支付了1000元,用于購買床墊及物品的維修。方某認為1000元是用于購買床墊的費用,不包括其他物品的維修費。今年1月29日,方某因客廳燈具損壞,要求張某進行修理,張某置之不理。方某遂訴至大亞灣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請求判令張某繼續履行合同及維修燈具。


張某辯稱,方某租房之前已經看過房屋,清楚房屋情況。關于房屋物件損壞問題,其已經給方某微信轉賬1000元作為購買床墊及維修的費用,考慮到雙方溝通存在障礙,不同意繼續履行合同,請求判決解除租賃合同。


法院審理后認為,張某、方某簽訂的《房屋租賃合同》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是有效合同,張某應按照約定誠實履行合同義務。合同不存在法律上或者事實上不能履行的情形,張某不同意繼續履行合同,沒有合同和法律依據,不予采納。方某提出張某應繼續履行合同的請求,應予支持。關于客廳燈具的維修問題,根據法律及合同約定,張某應履行維修義務??蛷d燈具在方某正常使用過程中發生損壞,應由張某負責維修,如張某未及時維修,方某可自行更換,相關費用由張某承擔。張某稱已支付1000元給方某用于購買床墊及物品的維修,但舉證不充分,不予采納。判決張某繼續履行《房屋租賃合同》,并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對房屋客廳的燈具進行維修。


法官講法典


違約方解除合同的三個條件


本案中,張某和方某簽訂的是房屋租賃合同。租賃合同是出租人將租賃物交付承租人使用、收益,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張某作為出租人,應當履行出租房屋及設施的維修義務。依照民法典第五百七十七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币虼?,張某應繼續履行《房屋租賃合同》。違約方解除合同需要具備三個條件:一是違約方不存在惡意違約的情形,二是違約方繼續履行合同對其顯失公平,三是守約方拒絕解除合同違反了誠信原則。本案中,《房屋租賃合同》不存在前述三種情形,張某無權擅自解除合同。


行使合同解除權期限只有一年


穆某與姚某于2015年1月16日簽訂了《股東轉讓出資合同書》,約定穆某將粵臨公司的50萬元出資額轉讓給姚某,轉讓金為50萬元,姚某應在2015年1月16日將股權轉讓金支付給穆某。合同簽訂當日,雙方辦理了股權變更登記手續。此后,姚某參與到粵臨公司的經營當中,但一直未向穆某支付轉讓款,穆某也沒有催收。直至2019年9月30日,穆某才向姚某發出通知函,限期姚某十天內支付股權轉讓款及利息,否則將解除《股東轉讓出資合同書》。姚某收到催款通知后仍沒有支付,于是穆某訴至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請求判決解除《股東轉讓出資合同書》,并將已登記在姚某名下的粵臨公司股權變更登記至其名下。


姚某辯稱,根據合同約定,其應當在2015年1月16日支付股權轉讓款,穆某在當日就應當知道自己的權利受到侵害,但穆某在長達4年的時間內都沒有向其追討,也沒有提出解除合同,現穆某以其拒不支付股權轉讓款為由提出解除合同,早已超過訴訟時效。


法院審理后認為,雙方簽訂的《股東轉讓出資合同書》未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姚某未按照《股東轉讓出資合同書》約定,于2015年1月16日支付股權轉讓金,穆某依法享有合同解除權。穆某在明知姚某未支付轉讓金的情形下,長達幾年時間未行使合同解除權,超過了民法典第五百六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一年期解除權行使期間,也明顯超過合同解除權行使的合理期限,穆某的合同解除權歸于消滅。判決駁回穆某請求解除《股東轉讓出資合同書》的訴訟請求。


法官講法典


規定合同解除權期限利于平等保護


依照民法典第五百六十四條第二款規定:“法律沒有規定或者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自解除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解除事由之日起一年內不行使……該權利消滅?!比绻獬龣嗳藢贤獬龣嗉炔恍惺挂膊环艞?,將使另一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長期處于不穩定狀態,不利于促進交易、實現平等保護。穆某長時間不行使合同解除權,足以證明其并無解除合同的真實意愿,應視為放棄合同解除權。為保護交易安全和維護社會經濟秩序穩定,民法典對合同解除權的行使時間進行了明確限制。


法條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


第九百七十六條合伙人對合伙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據本法第五百一十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視為不定期合伙。


合伙期限屆滿,合伙人繼續執行合伙事務,其他合伙人沒有提出異議的,原合伙合同繼續有效,但是合伙期限為不定期。


合伙人可以隨時解除不定期合伙合同,但是應當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其他合伙人。


第九百七十條合伙人就合伙事務作出決定的,除合伙合同另有約定外,應當經全體合伙人一致同意。


合伙事務由全體合伙人共同執行。按照合伙合同的約定或者全體合伙人的決定,可以委托一個或者數個合伙人執行合伙事務;其他合伙人不再執行合伙事務,但是有權監督執行情況。


合伙人分別執行合伙事務的,執行事務合伙人可以對其他合伙人執行的事務提出異議;提出異議后,其他合伙人應當暫停該項事務的執行。


第五百七十七條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第五百六十四條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期限屆滿當事人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


法律沒有規定或者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自解除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解除事由之日起一年內不行使,或者經對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

香港a片